刚刚度过 周岁生日的 江北新区 一年里发生了 哪

323次浏览 已收录

  

刚刚度过 周岁生日的 江北新区 一年里发生了 哪些故事?

  《欢乐颂》里的樊胜美出身贫寒,而且父母重男轻女思想严重,虽然在职场打拼多年,是外企资深HR,但其实生活得却很艰难,因此她一心想找个“金龟婿”,却渐渐领悟到,只有自立自强,才能改变自己的人生。 7月12日,国务院对《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2011—2020年)》的批复中,全文9条中单列1条谈江北新区。从规划上看,江北向北辐射带动苏北、苏中地区发展,向南对接浙江,向西影响带动中西部的开放门户,向东可与上海浦东新区联动发展。 保利西江月置业顾问王宏祥是泰州人,位于浦口的保利西江月,是他在南京参与销售的第一个楼盘,和邱莹莹最开始卖咖啡颇有几分相像。 现在,家门口的地铁3号线早已开通,朱妍去新街口上班特别方便。这一年江北的房价一直在噌噌地涨,朱妍特别庆幸自己早早在这边买了房子。 G21的起拍价为5亿元,最高熔断限价为6.5亿元。竞拍进行到第14轮,包括F所在房企在内的10家企业一起举牌,6.4亿元。第15轮,新华举牌,6.5亿元!达到限价,终止出让。 《欢乐颂》这部都市剧,好多人被安迪实力圈粉。美丽的安迪身为投资公司高管,逻辑清晰,谈吐得当,迷倒了一大票观众。而小包总英俊风流倜傥,有眼光,有行动力,略显轻浮的外表之下,却是踏踏实实做事的心。如果小包总要在发展如日中天的江北投资置业,需要安迪为他出谋划策,那么,安迪会为他出具一份怎样的“投资建议书”呢? 王宏祥半信半疑,7月2日那天一直等到中午也没见消息公布,还被同事嘲笑。结果到了大概下午2点钟左右,真的有消息了,当时还蛮开心的,有种预言成真的感觉。 “我们这里最好的小学就是浦口实验小学了,还不是我家的学区。”张婷考虑过咬咬牙去鼓楼区买套二手学区房,但是听说这些名校都要提前三年落户,现在买显然来不及了。 《欢乐颂》是今年最红的一部电视剧,没有之一。而今年南京楼市的“当红炸子鸡”,无疑是刚刚度过一周岁生日的江北国家级新区。在大手笔规划的保驾护航之下,资金、商业、地铁、学校、医疗等各种资源配套纷至沓来,让江北楼市毫无悬念地实现了“销量与房价齐飞”,领衔主演了南京楼市“欢乐颂”。 后来的多个江北地块,F所在房企都积极参加,但都无功而返。而江浦的地价,从此在2万元/ 站稳了脚跟。 从土地市场上看,江浦地价最高已经在2.2万元/ 以上,目前该区域标杆楼盘毛坯房价在2.5万-2.6万元/ ,如果买地开发,短期内要承担开发风险,而且还不一定能拿得到地。 “太疯狂!”F说,当时雨山路房价不过1.6万-1.7万元/ ,没想到地价拍到这么高。这次拍地,F连举牌都还没来得及,就在瞠目结舌中结束了。 除了明发新城中心、东方万汇城这些新的商业综合体之外,江北的华润万象城也已经开工。 这几年,“先是长江隧道通车了,接着是地铁10号线号线也开通了……”最让她惊喜的,则是今年元旦通车的扬子江隧道,以及同时开始实行的隧道免费通行政策。张婷笑着说,“现在他睡到7点起床,上班都不会迟了。” “拿地,今年必须拿地,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了。”于是,在今年上半年的每场土拍现场,F所在房企无一缺席。 6月14日,G21六合地块开拍,F所在房企又报了名。不过,让F担心的是,6月3日,国土局出台了土地竞价的“熔断”机制,按照规定,一旦竞价超最高限价就将终止出让。这一规则让他们拿地的希望又悬了。 规划部门专家认为,江北新区作为江苏唯一的国家级新区,南京城市建设“1号工程”的地位彰显无遗。 曲筱绡,二十四岁,这个古灵精怪的姑娘,应该算是《欢乐颂》里让人又爱又恨的角色了。回国之前还不过是个整天只想着吃喝玩的小公主,回国之后立马BOSS气场全开。不过,就是这么一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曲筱绡,如果想在江北拿地,可能就要备受打击了。 2013年,朱妍一家人和弟弟一起去江北看房子。到了威尼斯水城小区里,朱妍一眼就爱上了这边。“当时就觉得小区环境很不错,我们这套是江景房,坐在家里就可以看到长江呢。” 保利西江月最近一次推盘是上个月,28000元/ 左右,相比去年足足有10000元/ 以上的涨幅。王宏祥说,他们整个公司从上到下都没预计到江北楼市会火到这种程度。 南京师范大学英语专业毕业的朱妍,个子小小的,一双丹凤眼,笑起来特别漂亮。 于是姐弟俩在威尼斯水城11街区各买了一套86 的房子,门对门。朱妍这套总价89万,当时单价只有10000元/ 左右,付了30%的首付后,月还贷4000左右,压力不大。 以前一提到江北,市区的人都会直摇头,因为长江天堑的阻隔,去趟江北可不容易。张婷老公的单位在市区,以前每天早上6点多就得出门赶公交,后来买了辆车,但因为一般大桥都很堵,上班路上花一个多小时是常事。 回首江北入主“国家队”的这一年,在这片热土之上,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故事。无论是性格迥异的樊胜美、关雎尔、邱莹莹,还是霸气侧漏的富二代曲筱绡、高智商的海归精英安迪,都能在这里找到原型。 逛街购物是女人的天性,张婷也不例外。以前张婷逛街得专程进城,“以后再不用跑了”。 今年5月17日,《南京市近期建设规划(2015-2020)》重磅出炉,其中明确提出江北新区将启动34个重大项目建设,计划总投资2355亿元,“十三五”时期投资1600亿元。 去年一年,王宏祥卖了有100多套房子,收入也比较可观。去年年底的时候,他也在江北买了自己的房子。 从房价涨幅来看,去年6月至今,整个江北已从均价12262元/ 涨到了18088元/ ,江浦已全面跑到两万以上,甚至向三万逼近。虽然从长期看,江北仍是不错的选择,但是短期依然存在高位盘整的可能。 客户更是想不到。王宏祥同事有一个客户,去年8、9月的时候来看房,当时没有立即出手。今年6月份的时候,他又来了,当听到项目均价已经涨了1万以上的时候,愣在那边好长时间没说话,冲着王宏祥他们直摆手:“先别说话,让我先冷静冷静。” 和樊胜美一样,江北“土著”张婷也是个好强的姑娘,工作稳定,家庭幸福,但之前因为一直生活工作在江北,张婷总有点低人一等的感觉。但这一年来,张婷亲身感受到了江北发生的巨变,如今的她,已经为自己是江北人而自豪了。 终于举了牌,却迎来了“熔断”,“很多人问我们,这都半年了,为啥还没拿到地?我们也着急,但 拼命三郎 太多,外地开发商个个铆足了劲,每每到我们觉得不能再高了的时候,他们还敢喊。”F无奈地苦笑。 女儿已经接来南京了,一家人终于团聚在一起了。朱妍幸福地说,自己现在是忙并快乐着。 每个新南京人都有一段努力拼搏的血泪史,朱妍就是其中之一。经过几年的打拼,2014年朱妍在江北威尼斯水城买了房,和踏实上进的关雎尔一样,终于“转正”成为了新南京人。坐在江北新家那间江景房里,朱妍感觉“很幸福”。 王宏祥记得保利西江月第一次开盘是江北新区公布的之后的7月16日,当时均价只有16000元/ 。从那之后,江北房价不断攀升,而且还开启了“一房难求”模式,大部分楼盘想要买到都不太容易了。 短短一年间,张婷惊喜地发现,她家的房子至少涨了1万元/平方米。“我们这栋楼最近有邻居卖房的,成交价是2.4万元/平方米!”如今的江北不但老房子价格涨上来了,新房更是“捧着钱都买不到”。张婷说,如果卖掉房子,加上积蓄和贷款,完全可以去市区买套房。但是,现在的她已经不想再离开江北了。 朱妍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麒麟门附近的一家民营职业学校做英语老师,后来跳槽到迈皋桥附近的一家学校,自己租了房。2007年,朱妍和青梅竹马的老公结婚。2010年,两人的小女儿就在出租房里出生了,因为条件所限,被送回了苏北老家,让父母先帮忙照顾。想着给女儿落户口,想着要把女儿接回南京和自己一起住,朱妍买房的愿望更迫切了。 3月18日,猴年第一场土拍,F最中意雨山路地块,挂牌价11.85亿元,当时一共有28家房企报名。最后保利以31.2亿成功拿下,楼面价高达22320元/ ,与10分钟前,中建东孚刚拿下的江浦G02地块22435元/ 的楼面地价有的一拼。 “以后在江北,看病难也会成为历史”。在纬三路片区,将打造鼓楼医院江北国际医院、国际健康养生园等医疗配套,另外中大医院江北分院、南医大第四附属医院等也会进驻。 王宏祥对7月2日那一天记忆犹新。王宏祥之前有个客户过来看房子,说江北新区已经获批了,会在7月2日公布。 像敢闯敢拼的邱莹莹一样,很多在江北工作的置业顾问都在这一年里赚得了自己的第一桶金。王宏祥说在有些佣金比例相对比较高的楼盘,一年下来收入很多在50万到80万左右。 前段时间,同事儿子被苏杰小学录取的消息让张婷看到了希望。“现在苏杰搬到江北来了,塞雷娜·威廉姆斯并不“真的记得”美邦。而且就在我家附近,如果能上这所小学,我女儿说不定也有希望能冲南外了。”张婷还听说,一家叫做汉开书院的国际学校今年也开始招收初一新生了,另外南京一中江北分校也已经开工建设,“今后女儿在家门口就能享受优质教育资源了。”